苳司境

一只喜欢all金all久all叶的孩纸

【all金】镜神司

*文笔极渣

*神之脑洞

*ooc

*神之对话


如果可以接受








往下走起

祝使用愉快


















世界之中的幻境,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旅人

面对风尘仆仆的一行人,幻境之中的少年,在幻镇中央的巨大水晶上撑起身体,面带着好奇,向着旅人提出了疑问:

“迷途的来人,你们所踏上的路途通往何方?”

“你们,在寻找些什么?”

“我似乎没有回答你问题的必要。”其中金发的王者不屑地耻笑,眉眼中是数年风霜都磨灭不掉的傲气。

“嘉德罗斯”同行队伍中的银发刀客皱眉出声,冷厉的眼神射向同伴,“不要惹恼他,我们还要出去。”

冷静的军师拉了拉围巾,微微遮住脸,“还是回答他的问题保险一点,我们也需要情报……”

“更何况…”手持双剑的骑士,此时此刻也戒备起看似柔弱无力的少年,接过话头,压低声音“生于这幻境中的人,不,我们都不能确定他是否是人,肯定不简单。”

“那就不用那么多话了,不就几个问题而已。”海盗的头巾在风中飘扬,邪气的紫眸微微眯起。

“就算答了……”他慢悠悠地拖长语调,“也不会怎么样。”

“还是谨慎些为好。”卡米尔压了压帽檐,不动声色的观察起这突兀出现在这里的少年。

偌大的空间终于安静下来了,坐在水晶上的少年换了一个姿势,歪着头,笑着看着这群有趣的人

“既然讨论完了,那么可否回答吾的问题?”

“迷途的来人,你们所踏上的路途通往何方?”

“无可奉告,因为即使是我们自己,也不清楚目的地在哪里。”一直假笑着的魔女回答。



“你们,在寻找些什么?”

“在寻找不慎遗失的珍宝……”桀骜不驯的海盗还未说完,眼中的光华微微黯淡,一个古怪而又冷冽的声音响起,明明是少年的声音,却带着令人诡异的嘶哑。

“我的挚爱。”

黑金,怎么出来了?

同行的其他人看着突然出现的银发少年,皱起了眉头。

水晶上的少年仿佛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对劲,他继续问下去


“那你们又将如何寻找他?”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骑士苦笑着,“兴许,会在未知的远方,又或许……”

他下意识握紧了手中无时无刻都锋利的双剑,白皙的手背因为他的动作勒出了暗青的血管。

“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

少年得到了答案,又问

“如若知道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途,你们会放弃吗?”

“答案很显然,绝对不会。”刀客依旧冷着脸,回答也面无表情。

“你为何如此坚定不移,他,真的如此重要吗?”

“值得你们放弃地位,权利,金钱乃至一切,抛弃所有来寻找一个不抱任何希望的他吗?”

少年歪了歪脑袋

眼眸深谙,昔日的回忆一股脑的涌上心头,不用闭上眼,那深藏在心中最深处的身影就自然的在他的心底崭现出别样的光彩,让嘴角不受控制的勾起

“当然值得…”

“几乎是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早已无药可救的爱上了他”

格瑞没有理会少年略带惊讶的神色,自顾自的抬起头

“几乎每次抬头看着天空,都会想起他的眼睛。”

银发的青年紫色的眼眸中无比的柔软,看着天空的眼睛带着深深的悸动,和之前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就好像真的在注视着珍爱之人的那双晶蓝的眼眸。

“说到他的眼睛,那可是堪比星辰大海的颜色。”连桀骜不驯的海盗在谈起心中的那个人时都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笑,眼中无不柔软。

“当时,在这里剧烈跳动的东西,早已预示着我,有什么必须得牢牢抓住。”金发的王右手握紧成拳,缓缓而又有力地抵住自己的心脏,回想起与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美好的令他笑出来。

军师似乎是第一次赞同他的话,点了点头,拉紧了围巾,耳尖泛红

“不可违逆。”

“当时我就已经在心里认定,他是我的。”握着神器的手用力的攥紧

渴望他的眼神为自己停留,渴望他的笑容

“我对天发誓,我对我的挚爱”

骑士虔诚的举起剑柄抵住心脏,祖母绿的眼睛里是足以溺死人的温柔

“至死不渝”

渴望自己生命中的每分每秒,都有它的参与

“这一次,我一定会对你亲口说出”

军师海蓝的眸子中不知为何泛着点点星光

“我喜欢你”

“即使是这样的弱小的我,他都不曾放弃”

紫发的驯兽师似乎下意识的推了推鼻梁上曾经存在的东西

“那么我也想要,拥有站在他身边的权利”

“决不辜负,想要对他诉说真心的想法”

“我爱他”


女巫笑起来,少了点什么东西

“就算前方有什么,万水千山,狂风暴雨”

“我也一定会乘风破浪,找到他,去到他的身边,站在他的面前 ”



“这一次,他休想再甩掉我”


绿光闪烁中,巨大的神器浮现于银发青年的手边,他用力握住它

“我终将斩断阻挡在我们之间的所有”



“你问为什么?”


悬浮于空中的少年,轻轻抬起手,抚上胸前小巧的金色挂坠

“因为”



“他就是我的挚爱,我的,必生所求”









“可这都过去了多久?千百年,都无法撼动他在你们心里的地位吗?”

少年不解的开口

“对啊,即使是千百年都过去了,如此漫长的时间都无法磨灭对他的爱。”

“就算是自己也无法改变,刚开始也无法理解,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海盗自顾自的喃喃自语

“但是后来才明白,因为他的一切,早已深深的刻在了我们的心底,如同烙印一般,永远铭记于心”











沉默良久,少年终于再次开口,他的声音没有了半点的起伏波澜,好似一下子饱经沧桑,变成了一个老人

“最后一个问题,问完了,你们就可以出去了。”

“如果有一天你们找到了他,你们”

“会如何做”







似乎心爱的人就在自己眼前,他们的眼里是止不住的温柔和笑意

“一定要飞奔过去,用力抱住他,告诉他这一生都未实现,渴望告诉他的话”

“我爱你”

“此生…不,永生永世”

“我都不会在放手了”


你怎么能忍心抛下我呢……金

做好一切都在我视线范围内的觉悟吧











end?……














骗你的啦(・ω< )★







在透明的水晶内,金发的少年跪坐在那里,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泣不成声。

少年走过去,站在他的旁边

“不要哭了,你已经赢了”

“我承诺给你自由,去找他们吧”

望着少年飞奔而去的背影,他还在喃喃自语

“我自以为时间能磨灭一切呢…一直一直这样认为”

“你可是第一个,让我输的如此彻呢…金”

“突然,有些羡慕你了呢”

“哭什么呢?他们真的像你说的这么好,值得你这样来爱他们吗?”

“这样吧,我和你打一个赌好不好?”

“我赌,你所爱的人已经忘了你,或者,他们配不上你”

“那我就赌,我付出的一切,都绝对值得”

“好吧!你怎么这么固执呢?”

“时间,可是会磨灭一切的东西啊…”



当啷一声,水晶球不知从哪里掉到众人的眼前

里面的影像放映出来,少年的声音也传出来

“这枚水晶球,是我送给你们的,就当是,金陪伴我这么多年,送给他的礼物吧。”

“你们真应该感到幸运,去向女神献花吧”

“谁叫你们深爱着的阳光,也一直一直无比热烈的爱着你们呢?”

又是当啷一声,众人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他们不敢置信的转过身去,下意识的张开双臂,一起接住了这道金色的影子。

真的实现了……

“我不要你们飞奔向我,因为,我会先奔向你们”

“你们,只需要接住我就好了,还有…”

“我爱你们。”

“嗯”

此刻,与爱人相拥,他们是最幸福的人。


纵然,你被世界所抛弃

也依然会有人选择继续爱你

你是所有人的信仰




end

大概就是一个金宝失去后众人寻找金宝的过程…

小少年是意外见到金宝游魂的神,为了要金宝陪着他为金宝重新塑造了身体……

还是不敢写刀嘤嘤嘤,,Ծ^Ծ,,

总之金宝最好了(●°u°●)​ 」

永远爱他

比心(。・ω・。)ノ♡









【all金】死亡告白倒计时

※这是只渣
※可能会毁


金发少年站在大殿的中央,张开双臂,迎接最后的圣光。
十三个巨柱上,泛着冷光黑色的锁链死死的困住伙伴。
他听见伙伴们在嘶吼
“渣渣,回来!”
“金,别做傻事!”
“小鬼,快回来!”
“金,别站在那里!”
“王子殿下,快躲开!”
“小骗子,快让开!”
“小鬼头,不许站在那!”
“金!”
“金!”
金……

金发少年好像没听到,依旧站在原地,牢牢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发射口。白光渐渐亮起……
金在大殿中央微笑着,仿佛他的背后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大家别担心,我向你们保证,你们一定会平安无事。”他湛蓝的眼中满是温柔的神色。
“不过……我以后,估计不能再见到你们啦。”金发被风吹动,在光芒下漾出动人的光泽。



“金……”他的伙伴们还在倔强的呼唤他,想要金放弃,退到安全地带,恨不能冲断这该死的锁链,立刻挡在他的身前。



他可是他们的光芒,怎么能让他死去?




他们可是他的光,他怎么能让他们为他去死?




这是创世神的恶趣味,是阴险的陷阱。
但若金不代替他们去死,那在这孤独的世界上,孤独的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是他的选择,他不会后悔。
为了,爱着他的大家。




“嘉德罗斯”
金瞳的王眼中满是焦急
“对不起,忘了我吧。”
金发的王近乎疯狂
“嘉德罗斯,我爱你。”
金瞳呆滞了。




“对不起,格瑞,忘了我吧。”
淡紫色的瞳中是崩碎的冷漠。
“我爱你,格瑞。”
格瑞怔住了。




“再见了银爵,对不起,我爱你。”
银色的火停止了跳动。




“雷狮,对不起,忘了我吧。”
海盗头子愤怒地撕扯着铁链,深紫的眸中满是疯狂。
“别生气了,我爱你。”
疯狂的海盗停住了。





“抱歉,安迷修,别难过了”
发誓一生只为一人而活的骑士也控制不住泪水的掉落。
“我爱你。”
骑士忘记了泪水的存在。





“卡米尔,别露出这种表情嘛”
曾经冷静的军师眼中再不复冷静
“对不起,我爱你。”
军师的深邃的眼眸狠狠一颤






“帕洛斯,以后别骗人了好吗?”
骗徒的眸中全是刺眼的光
“我爱你。”
光在骗徒的眼中顷刻破碎





“佩利,听话......”少年的眼中不知何时早已盛满了泪水
凶猛似犬的男子凶狠的瞪着金
“以后要好好的”
“我爱你。”




再也忍不住,疯了似的大哭





金背后的光芒越来越亮,他吸了吸鼻子
要来不及了





“艾比,别哭了”对着号啕大哭的女孩
“我爱你。”




“埃米,别难过了”对着同样在吸鼻子的男孩
“我爱你。”





“凯莉,别生气了,我知道你最好了”对着疯狂怒吼着的魔女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我爱你。”





“紫堂,别伤心了,你一定会变得很厉害的”对着镜片上满是泪水不停哭泣的男孩
“我爱你。”





“黑......再见了”终于,对着唯一一个没有声音的,与他一摸一样的银发男孩
“代我在这个世界上......好好活下去,以及…”
“我爱你。”
黑眸终于抬起,里面是无尽的绝望






耀眼的光芒终于吞没了金发的少年,一束光从他的胸口穿过。
意识在飞速远去
眼眸逐渐被鲜红覆盖
他听见了…
大家的声音

好想睡过去啊……
不行,还想再看一眼大家
金费力的睁开他那双眼睛,向着大家微笑
“我最喜欢……大家了……”
“再见…”金色的光华在空中消散,伙伴的眼底是歇斯底里的绝望






“我爱你们。”








一切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那金色的笑颜,还存在谁的心底?
忘却了吗?



不,是不想去想起罢了,那绝望的回忆。




至今,金色的花瓣还飘荡在那片最美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墓园
里面葬着一位天使
每天都有人去到那里
没有人会把温暖的阳光忘记
如果你有天有幸去到那里
他们会讲故事给你听
那只属于他们爱着的阳光的故事
没错,一直爱着的


你有没有遇见一个人?
你有没有讨厌过一个人?
你有没有思念过一个人?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end
















【all金】许你一世安宁(四)

※古风文,文笔级渣

(四)
  金觉得,如果不是因为管家来找她,她都会认为平淡安逸的生活会一直就这么持续下去。
  当管家站在她的面前,向她汇报雷狮在学堂的种种情况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
“所以请夫人务必去劝一下雷狮少爷……”
将军夫人吗……
“嗯,我知道了。”
“麻烦管家引路吧,我去看看少爷。”
“是。”
“耀”金对着空气说了声,“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可以,
一个男子瞬间出现在金和管家的眼前,不顾管家诧异的眼神,金轻声说
“走吧。”

管家在去雷狮院落的路上,还在滔滔不绝地向金“汇报”雷狮的种种恶习……
雷狮从成为安将军的养子就一直不让府里的人省心,从小到大什么坏事没干过,然后又找到“夫子教的没什么好听的”为由,升级成了逃学。不过这次闹得有点大……

雷狮把夫子骂走了……

金认为,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她应该去看一看雷狮。
刚刚才踏进雷狮的院落,金伸手推开紧闭的门,就听里面传来慌忙收拾书卷的声音。
她提着裙摆走进房间,看见雷狮正若无其事的翻着字帖,但是金的眼神挺好的……如果忽略枕头下那露出了一角的兵书的话……
金示意管家在外面等一下,管家会心的退了出去,还顺带关上了门。

雷狮看着眼前的这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女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又不悦。
“你来干什么?”雷狮问她。
金看了看旁边,神近耀已经不在了。
“少爷好像对我用错了称呼。”
雷狮的眼睛微微眯起,心里的不爽涌上来,对上金的眼睛。
“我上次好像和你说过了的吧?”
金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地盯着雷狮。
过不了多久,雷狮被金直勾勾的盯得浑身不自在,连忙把头扭向一边,率先败下阵来。
气氛一直都处于尴尬之中。
他堂堂雷狮,竟然在一个女人面前失了面子,如果传出去……连卡米尔都会笑他吧……
最终,还是金先打破了沉默。
“雷狮少爷,你为什么不去上学呢?”
“叫我雷狮!”
“好,雷狮,你为什么不去上学呢?”
“嘁……经书那种东西,文章、字体都绵软无力,有什么好学的……”
雷狮依然不用正眼看她,偏着头小声说。
金看着雷狮的脸,认真的说:“雷狮,你喜欢兵法,对吧。”
  说着,金抽出被雷狮藏在枕头底下的那本书。雷狮皱着好看的眉头,继续小声嘀咕:“不关你事。”
  金翻阅起手上的这本书,上面的字体钢劲有力,明显是亲自手抄的。金看了看这本书的厚度,不禁在心底佩服起雷狮来。
  “喂,你够了没有?把书还给我!”雷狮斜着眼睛看着金,伸手去把书抢回来。
金任他把书抢回去,视线又落到雷狮刚才翻阅的字贴上。
“雷狮。”
“怎么,又要干嘛?”雷狮的语气极其不善。
“你有好好练字吗?”
“……不要你管!”
“这回又是什么理由?”
“上面的字不好看!”雷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句话都要回她。
  金回想起雷狮手抄的字,确实有点门道,但是还太不成熟,字里行间都透漏出一股浮躁的气息。
这样是不行的,金伸手拿过桌上的笔和纸,认真的在上面写起来。
“又要干嘛?”雷狮不耐烦,却好奇的凑过去。
金抄了一篇金刚经,一笔一画,快速而又认真,雷狮从侧面的角度看过去 ,金认真的侧脸显得如此专注,湛蓝色的眼眸绽放出与平日的柔和所不一样的光彩。
雷狮深紫色的眼睛有短暂失神。
不久,金放下了笔,拿着纸张转向雷狮,纸上的字虽小巧但不失笔锋,从每个字中都看得出韧劲。
“雷狮,你觉得我的字如何?”
“还不错……”
金边把纸张放在桌上,边对雷狮说
“那雷狮你不妨可以临摹一下我的字体,或者抄一些经文,或许你的字就可以不会那么浮躁。”
金说完后,向雷狮微微点点头,退了出去。

雷狮依然懵逼在原地。

“谁在那里!出来!”
雷狮对着空气喊道,神近耀出现了
……

____
金走出雷狮的院落,迎面碰上了卡米尔,两人都停了下来,卡米尔看着金,不知为何卡米尔的眼神里包含了许多东西。
“卡米尔,你来找雷狮的吗?”
“不,我是来找你的。”
金还在疑惑,只听卡米尔直视着她的眼睛,说

“安迷修要回来了。”

end

鬼知道耀哥对雷狮干了什么……
下章安哥亮相啦!














承包一波有爱的嘉金~
p1嘉总
p2小天使~不高兴

金:“今天嘉德罗斯又骂我了”不开心ヽ(`Д´)ノ
嘉德罗斯:媳妇儿你别这样…
表面高冷内心着急

mmp,嘉嘉,你这样会失去你老婆的…

___

新手摸鱼
大家看看就好哈!
( ̄∇ ̄)

【all金】许你一世安宁(二)

(二)
第二日,便是大婚。
金早晨刚从将军府的床踏榻上醒来,迷迷茫茫的刚刚睁开还有些惺忪的眼睛。
看着周围的景象还有些不适应,鼻尖围绕着淡淡的檀木香。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醒了吗。”
格瑞端着早膳走进来,看到金有些迷茫的睁着尚还被一层水雾笼罩的眼睛。她身上的衣衫经过一夜变得有些凌乱,一部分肌肤露了出来,一些不安分的金发微微翘起,一眼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个睡美人。
心跳的有些快
“早上好,格瑞。”
格瑞强压下内心的异样,保持着平日淡漠的神色,轻轻的把食盒放在桌子上。
“嗯,来吃饭吧。”
一碗如玉的白粥,加上一小碟放了鸡蛋花的配菜,清简又不失所需的营养,一看就知道是格瑞的产物。
金披上外衫做到桌旁,舀起一勺白粥递到嘴边吹了吹。
“从今天起,你就要成为这里的主母了。”格瑞淡淡开口。
金拿着勺子的手一顿。
“我知道…”金低低的开口,格瑞静静地等着下文。
“我与安将军并没有多少交集,只在三年前的皇家狩猎与将军见过一面而已。”
“那你…”
“我对安将军没有什么感情,格瑞,你还记得我姐姐吗?”
“清秋公主吗…她…”不是被送去和亲了吗…
“安将军与我姐姐认识,姐姐临走前曾对我说过,要是有什么事,安将军会护着我…”
女子的脸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悲喜。
屋中的气氛有一种诡异的沉默。
格瑞定定的看了她很久,然后,叹了口气。
“既然是你自己选择的,我也不会说些什么…或许你跟着安迷修,以后日子会过得开心些吧。”
金睁大了眼睛看着格瑞,然后笑出了声。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会怪我呢…”
“怪你什么?”
“明明都要嫁人了还把你绑在身边。”
“不,我和耀,都会一直陪着你。”
金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一直吗…”

___
夜晚很快降临了,金的房间里贴上了大红的纸张,摆上了红烛,金穿着喜袍,坐在桌边。
明明人都不在…还要走这种形式,也无所谓,只不过闷一点罢了。
实在是无聊,金搬了一张凳子打开窗户坐在旁边吹风。
这是听见了几声身体落地的声音。
紧接着,门被推开了…
是一个一身深色华服,一头黑发的少年,有着一双比格瑞要深的多的紫色眼眸。
“你是哪家的小公子,为何现在来我这里?”金看着少年好奇的说。
“本大爷凭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少年挑起眉,语气不善的对她说。
一边说着,紫色的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她。
“看来传说中的郡主,长得也并不怎么样嘛。”少年轻佻的微眯起眼睛,丝毫不在意的说。
金笑笑,并不在意他的无理,从窗户旁站起身,大方的让他打量。
“你这小公子胆子倒是大的很呢,让我猜猜小公子的身份如何?”她歪着脑袋,看着少年。
也不管他有什么话要说,自顾自的开了口
“看小公子这一身华服,定是什么尊贵之人。再看看这种时间,一定是从酒宴上溜出来的吧?”
“而对于我这郡主如此好奇,想来看看又没有任何人阻拦,再听这口气。”金慢慢说着。
“你是安将军的养子”
少年的眼睛神微微一顿。
“雷狮吧。”金继续笑着。
“如何,我猜的对不对?”
“雷狮公子?”

“叫我雷狮吧,公子这个名头不适合本大爷。”雷狮终于收回了他的眼神。
“如果你只是为了好奇来看看我的话,我谢谢你来看我。不过,从酒宴上偷跑出来,作为养子中的长子,这样终究有些不和情理了,请先回去吧。”
金还是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在烛火的照映下,本就清丽的脸带上了一丝艳丽。
“嘁!我雷狮才不稀罕,我只是想来告诉你…”雷狮走到窗户旁,刚要翻下去,又回过头来,深紫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
“既然来了,就安分的待着就好了,奉劝一句,最好不要去想取代她。”
雷狮的眼睛里藏着晦暗不明的光。
“另外,被想让我叫你一声…母亲”
说罢,雷狮才翻了下去。
金这才呼出一口气。对着窗外说
“行了,出来吧。”

end




 

【all 金】许你一世安宁

#古风文,金转性
#本人渣文笔

(一)
在冬季的清晨,尚还灰蒙的天空中向地面飘落点点白絮,水红色的软轿徐徐抬起,缓缓的从深宫中驶出。
软轿悄无声息的驶出了宫门,只有抬轿的侍卫在积有薄雪的路面留下淡淡的痕迹。
一只白皙的手捞起幕帘的一角,凌厉冷风从缺口往里灌去,但手的主人不是很在意,目送着朱红色的宫门在白絮中渐渐模糊。
金望着几乎已被白絮完全遮掩的宫门,在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她,清河郡主,就要嫁人了。她的夫婿是他的皇兄,也是当今圣上,空决定的。她要嫁到将军府去,嫁给大将军,安迷修。
不知为何,这一切都无比匆忙,也不知皇兄是如何想的,即使是在刺骨的寒冬,也即使,大将军安迷修,甚至不在府中。而她这个郡主,就在明天举行婚礼。
金湛蓝的眼睛望着白絮从灰蒙的天空中飘落,看了很久,直到一只手帮她把幕帘放下。
这是一只很好看的手,骨节分明,五指纤长,也是如此的熟悉。
“格瑞,谢谢你。”金隔着幕帘,对一直在幕帘外守着她的格瑞说。
“格瑞,你不冷吗?”金有些担忧地说。
“没事…你的身体不怎么好,自己也要多小心。”过了半晌,才听见格瑞回过一句。
金对着幕帘外的身影微微笑了笑,格瑞虽说是他的贴身侍卫,也是她的发小,格瑞虽然性格比较沉闷,但这么多年来,在宫中的无数勾心斗角和黑暗,都是有他和神近耀陪着,她才能一直苟活到现在。
离宫吗……
虽然离宫的目的她并不有多欢喜,但如果和继续在深宫中相比,她还是宁愿出嫁啊,甚至,还有些开心。
虽然之后的日子充满着未知,但是有格瑞和神近耀在,她也不会害怕。
格瑞一直守在轿子旁,淡紫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不明的光。
出了宫,想必她很开心吧,离开了充满了丑陋人心的地方……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样子,那时的她,已经见过了宫中无处不在的黑暗了,但对于他,一个被任何人唾弃的,地位低微到尘埃里的人,她却愿意向他伸出双手,想要拉住他。
他还记得很清楚,那时的她朝着他笑着,湛蓝色的眼睛里是他从没触碰过的温柔,温暖的如此…就像阳光一样。从那时开始,她就是他的阳光,照进了他的心底深处,挥走了阴霾。
就算冷然如格瑞,心里小小的种子不知何时已经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直到现在,这份从幼年起就已经萌芽的爱慕之情早已成熟,但他的这份心意已经势不可挡,即使是不告诉她,即使他的这份心意一辈子都可能不会被他心爱之人所知,但是。
只要他一直在她的身边就好,即使是亲眼看着她出嫁,生子…
他也会默默的在她的身边,一直一直,守护她。




【all金】许你一世安宁(中长篇) 人物简介

#全员all金向(然而并不是全员都有)
#本人渣文笔
#金转性向,古风文
金:清河郡主,清秋郡主(秋)胞妹,幼年丧母,性情温婉。
雷狮:大将军安迷修的养子之一,性情张扬叛逆,喜兵法。
卡米尔:大将军安迷修养子之二,性情沉稳,喜政事。
嘉德罗斯:金的皇兄空的幼子,性情霸道,为王储。(后期出场)
格瑞:金的贴身侍卫,与金从小一起长大。性格冷静…
神近耀:金的贴身侍卫,与金从小一起长大,行踪诡异。性格冷静…(但是金有事他都在)
安迷修:大将军,性情温和。
空:当今圣上,金的皇兄。
秋:金的胞姐,已远嫁他国和亲,与安迷修是旧识。(不知会不会出现…)
————————————
一个脑洞
不定期更新
大概周更
金小天使赛高!

【罗金】归来

#本文笔渣(>﹏<)
#心疼罗德烈系列

“罗德烈…”
“罗德烈…”
黑暗中似乎有人在不停的呼唤
“醒醒…”
罗德烈皱起眉头
好吵…
得不到回应
声音的主人没有放弃
“罗德烈…醒醒…求你了…”
声音的主人渐渐带上了哭腔
熟悉的声音令他感到心悸

脑袋很沉
他拼命睁开眼睛
想要找到声音的主人

他这是在哪…
一片耀眼的金色映入眼帘
湛蓝色无比清澈的眸子是如此的熟悉
可就是想不起来啊…

眼前的少年看着罗德烈醒来
绽放出阳光般的笑容
“罗德烈你醒了!”
接着突然变得小心翼翼
“你还记得我吗?”

看见他因为答复而露出失落的表情
心里不知道为什么
钝钝的疼

“不过没关系…”
少年很快又笑起来
真是阳光般的人啊
他在心里想着
“只要还活着…你一定会想起来的!”
“对吧!罗德烈!”
充满了自信的声音
不禁看着他点了点头

他笑起来很好看
注视着自己的一双眸子里
有着这世间最美的蓝
和自己的影子
“那么…初次见面…”
少年向着他伸出了手
在他还在愣神之时
开了口
“我叫金”

金…
猝不及防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数不清的过往
使命…
以及…
更重要的是
想起来了

这个曾在内心扎根
未来也会一直在的少年

虽说是机器形态
但还是有晶莹的东西缓缓流下
“金…”
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我回来了”

他拼尽全力
伸出了手
那两只在当时不能交握在一起的
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在天边的手
在温暖的阳光下
终于握在了一起

“嗯,欢迎回来,罗德烈。”

END

温暖的小天使会温暖在乎的人一辈子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
继续喜欢小天使
每天都拥有着温暖的希望。--bye


【罗金】我的幸福

【罗金】我的幸福
#本人渣文笔,含微all金

我,罗德烈
迷宫型星真正的迷宫之主
我被创世神所创造
我生来所存在的意义
只有一个
阻止凹凸大赛的参赛者们

一年又一年
我一直坚持着我的使命
知道我遇见了她

一个强大的耀眼的参赛者
她打败了我
在我心中种下了名为自由的种子
但我所一直坚持的使命使我的内心产生了分歧
我被分裂了

在无尽的黑暗中
在我以为的“自由”里
我遇见了他

与秋不一样
他并不强

他叫金
与他的发色一样足够暖进人心里最深的黑暗
在他信任我之后
我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我发现
他总是做傻事
他总是很让人担心
他也是拥有很令人惊讶的天赋的
他的脸上时刻都挂着充满信心的笑容

心底有什么在悄然破碎啊

明明利用了他
但每一次看见他认真的说要保护我时
内心都会抽痛
认真的信任同伴
认真的按照我说的话去做
一脸天真的样子

对任何人都没有防备之心
遇到了那么多危险的人
都不知道长长记性
真是令人担心啊
怎么办
好像有了一个不得了的想法

“想一直待在他身边”

可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直到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我见到了另一个我
我心里在害怕
谎言终于在他的面前被揭开了
他会怎么办呢
我曾经设想过无数种结果
可没想到

“金,你还愿意相信我吗?”
“嗯,当然了!”

心里的黑暗被曝光时
是你,金,不计前嫌
接纳了它啊
于是我决定接纳过去的我
为了那个拥有阳光般笑容的人

在看到那些强者都奔向他
我彻底放心了
金,你还有守护你的人
这样就好了

“罗德烈,你不和我们一起离开吗?”
“不,我还有我的使命。”
看着他最后向我伸出手
我也伸出手
本想与他的手相握
但最后只是向他挥了挥手
在最后的时间里
我回想了与他的点点滴滴
“谢谢你,金,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你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你是我生命中最耀眼的光
所以

请你一定一定
要好好的活下去

“我爱你,金。”

--End